未题·不语

琐碎的事情
图片
Merlin同人
Merlin冷CP
高亚兰梅。因为颜美?
加一个大莫,我现在很喜欢少侠的颜。
果然还是颜。
我爱Eoin Macken,爱的一塌糊涂。

原野 Chap.10 (Version.1)



玻璃杯放在木质床头柜上的声音吵醒了Merlin。他睁开干涩红肿的眼睛,看见Gwaine正站在床边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

“哦,你醒了。起来喝杯牛奶。”

Merlin靠在床头,拿起玻璃杯,香滑的牛奶划入嘴里。

“看起来你昨晚累坏了,哈,到现在还是无精打采的。下次我还是不要那么卖力了。”Gwaine歪着嘴坏笑着。Merlin感到有些尴尬,直勾勾地盯着床脚,脸上一阵发热。“这么容易害羞,昨晚可不是这幅模样。哦,啧啧,你看起来就像一只来自地狱的小恶魔……”

“Gwaine……”

“哈哈哈!有些事情可能你不太乐意知道。”Gwaine砸吧砸吧嘴,“看起来,你的事情还是曝光了。那些,呃,狗仔队,在公寓门口徘徊很久了。到底是谁让你把那辆扎眼的跑车开过来的?!”

Merlin捧着半杯牛奶,脸上又浮现出愁容。如果你傻愣在那里,该来的魔鬼总会过来把你吃掉的,他想起很久以前Uther说过的话。到底是不愿意解决这个问题还是还是畏惧面对这些问题?现在该来的问题还是来了,扔不掉躲不开的问题。

“对不起,给你带来这些麻烦事。”Merlin小声说。

“你欠我一个人情。”

“我以后会补偿的。”

Gwaine做了一个成交的手势。“带你离开这个鬼地方。希望你还没像Morgana一样出名,到哪儿都有狗仔队跟着。”

“到Darkling woods吗?”Merlin一脸期待。

“还有哪儿能去呢,我又不是Arthur Pendragon。”


当他们到达Darkling woods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为了等待那些潜伏在公寓门口的记者们离开,他们耗费了一天的时间。Gwaine庆幸这次并没有离开很久,木屋里的家具上只是有一点浮尘。但是让Merlin没料到的是,这回踏进这小木屋的一瞬间,两人居然感到有些尴尬。

“呃,真冷啊……”Merlin关上门。月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来,把面对面的两人打上了投影。在清亮的月光下,呼吸的白雾也看得清楚。

 “是。”Gwaine虽然应答着,却并没有把壁炉升起火。月光下的Merlin像对他有着致命的诱惑,一瞬间他觉得无法思考,所有的血液都涌上头顶。

吻落在在瘦高男孩丰满的嘴唇上,对方迟疑了一秒立刻作出了回应。不顾寒冷的空气,两人敞开衣衫互相探索着,用力的呼吸声充斥着狭小的房间。后背隔着温暖的大衣,Merlin紧紧靠在木板墙上,年长男人强壮的身体给他传来温暖的温度。Gwaine顺着男孩柔嫩的脖子一路吻下,细碎的吻缠绵着一个一个连续的降临在男孩胸前粉色的两点上。Merlin颤抖着发出一声破碎的呼喊,右手伸展地按在墙面上。

咔。

那扇Merlin惦记着尘封了好久的门打开了。

Gwaine抬起头。Merlin像犯错误的孩子,急忙把手收回来,一时失语,呆呆地看着房屋主人。

“咳。对不起,我去把壁炉升起来吧。”Gwaine拉好自己的衣服,转身走向房间另一边,眼神闪烁。Merlin这才发现自己裸露的身体已经冻得冰凉,看着刚刚还在自己身上烙下似火的印记的男人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在壁炉前忙碌,他的心像被狠狠扭了一下。他把大衣胡乱裹上,双臂抱着自己。

那个房间的门就那么半敞着。Merlin歪着头想看看究竟,但是又有点犹豫。

“因为有些事情总让人想把它埋藏。”Gwaine走到半开的门前,一手拉着把手,“但我想,现在是时候忘记过去了吧。”

Merlin惊讶地看着面前这个男人。

“进来吧。”年长男人歪了下脑袋,黑色卷发摇晃了一下。

Merlin裹着大衣跟着Gwaine进了房间。他没料到这间屋子被收拾的干干净净,窗外冷色的月光刚好照在挂着藏青色帷帐的大床上。“这间屋子不该被锁上那么久。”Merlin说。

“我曾经在这里做了让我后悔不已的事情。这件事伤害了我的朋友们。Arthur那么讨厌我,就是因为这件事。Merlin,我不是一个讨喜的家伙。”

Merlin笑着说:“哦,我看出来了。”他轻轻抓住Gwaine宽厚的肩膀,继续说:“但这并不妨碍你是一个好人。”

Gwaine笑了出来,揉了揉男孩柔软的头发:“别用你哥的语气跟我说话。”

“不,他才不会这么跟你说话。他一定会说——”Merlin故作正经地清清喉咙,“Gwaine,你虽然很混蛋,但是还算个男人,别自怨自艾的!”

“哈哈哈哈哈!”

Merlin跟着干笑了两声,紧接着愁云又笼罩在他的脸上。“我学得很像吧,可是他并不是我哥。但是即使……”

“停下,别说了。无论发生过什么,你得相信,Arthur真的很在乎你。”

“但是他还是对我说谎了。”

“Merlin,Merlin。”Gwaine摇摇头,再次打断Merlin,“也许他这么做你无法理解,但我相信他总有自己的理由。”

Merlin沉默地看着男人的眼睛。“你们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好,为什么你要站在他这边?”

“因为,他至少曾经是跟我关系很好的同伴。我了解他。”

把曾经那些埋藏已久的事情倾囊而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事情还要从墓地里的Lancelot开始说。


Gwaine和Lancelot是在高中时候认识的。Lancelot就坐在Gwaine后面。他是个安静温和的男生,看起来文绉绉的,却在足球队踢了中锋,这真是让同样进了球队的Gwaine大吃一惊。倒是热爱古典诗歌这个事情,和他的形象差不多符合。“骑士诗人”,Gwaine是这么说他的。 因为拥有同样的爱好,两人便成了形影不离的朋友。Gwaine不知道他对Lancelot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但至少是可以信任、交心的同伴。Lancelot是从南方邻国来的移民,母亲跟着他父亲来到这里。Gwaine不知道他们一家算不算非法移民,只知道这家伙的家庭并不富裕,住的地方也很简陋,父母似乎也没有什么正经工作,一直在小餐馆打工,挣一些糊口钱。相比较而言,Gwaine觉得自己的生活条件要好得多,虽然失去了双亲,好歹母亲留下的财富并不少,而且Anna姨妈也一直照顾着自己。不过虽说如此,Lancelot一家却热情好客,据说Lancelot远在南方的故乡就是一个热情好客的国度,人与人之间充满了关爱,全然不像这里,到处充满了冷漠和物质的铜臭。Lancelot很喜欢Gwaine妈妈写的书,他读得如饥似渴。在一边看着安静不语、认真看书,时而被逗笑时而又多愁善感被感动的流泪的男孩儿,Gwaine突然有一种亲吻他的冲动。那大概是他头一次发现同性也能对自己产生如此的魅力。

可下城区的治安一直是这座城市的大毒瘤,惨剧终于发生在Lancelot家。本来就清贫的小家被强盗洗劫一空,清瘦的夫妻惊恐地瞪着双眼倒在血泊中。Gwaine陪在Lancelot身边目睹了凄惨的一幕。他见到这个平时温和的男孩愤怒的一面,见到他痛苦脆弱的样子。Gwaine把痛哭流涕的朋友紧紧抱着说永远永远要让他远离这些恐怖的事情,无论发生什么都会保护他。Lancelot突然笑出来说自己才不是需要这样保护的脆弱的小女孩。但Gwaine知道,从那时起,两人之间就多了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羁绊。他们像兄弟一样亲密无间,他们之间的打闹让旁人无法插足,每当一个人泄气的时候,只要对方的一声问候和轻拍肩膀便能振作起来。

几乎是毫无疑问的,因为家庭的变故,Lancelot决心去做一个警察而考上了警校。而Gwaine却继承了母亲的衣钵,读了古典文学。这长期的分离让两个人都有了不一样的生活,虽然还会偶尔出来聚会,但时间和距离都几乎让两人忘了当年那亲密无间的日子。也许并不是把彼此遗忘,而是埋藏在心中某处最深的地方。在大学最后一年开学之前,邻国地下叛军和政府之间爆发了战争,作为盟国,国家的军队投入了战争。那时漫天遍野的都是战争的豪言壮志。Lancelot和Gwaine并没有商量,但两人都毅然决然的选择参军,奔赴前线。两人一开始并没有在一支队伍里,后来一次突击战中,两人在战壕里擦肩而过,相见的一瞬间,他们几乎都没有认出彼此,战争的灰土和冷血的杀戮覆盖了两人曾拥有的样子。后来这两支队伍进行了整合,在他们含着“不可思议”的热泪拥抱的时候,一个年轻的军官进入了他们的生活。

那个人就是Arthur。那个男人耀眼的金发像是散发出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还有他蓝的像宝石一样的眼睛也时时刻刻标榜着他作为一个年轻长官的与众不同。Arthur是从皇家军校提前毕业的,他简直是个天生的战神,在别人还在上高中和女孩子纠缠不清的时候就已经早早的考上了军校,又以天才般优异的成绩毕业投入到这场战争中。本来节节败退的战争在Arthur进行方针修订之后,居然得以反败为胜。Lancelot和Gwaine本来对这个年轻的将领不以为然,甚至做好了干脆做逃兵的准备,但没想到这年轻的男人的作战技能让他们俩刮目相看。Arthur很欣赏Gwaine的勇猛和精湛的射击技巧,Lancelot也是他最信任的手下,他敏锐的观察力和灵巧的动作让三人在小范围行动中屡屡取胜。

龙之战士。这是其他战友给他们三人小团队的称号。一次次的战役让三人成了一起出生入死无话不谈的朋友,他们之间互相的信任超出了自己能承受的分量,他们甚至都有一种错觉:等战争结束了也要像这样一直在一起。

当然不会是这样童话般完美的结局。

最后一次战役中,他们差点失去了Lancelot。在镇压叛军的时候,因为求胜心切,当时和Lancelot冲在前头的战士掩护失败,被敌军乱枪打死,而Lancelot也被叛军首领Odin的手下生擒做了俘虏。Gwaine像发了疯一样想要去解救被俘的朋友,若不是Arthur拿枪抵着他的脑袋让他冷静下来,恐怕他早就死在半路上了。Arthur制定了详细的作战方针,仍然是小范围出击,因为敌军已经几近崩溃,Odin的防线也脆弱不堪,仅仅数十人就可以轻而易举的突围。Arthur每次都是亲自作战,虽然刚从军校里毕业一年多,但似乎他就是为了战争而生。这次他并不想带Gwaine一起出战,虽然他们是战无不胜的三人组,但他知道Gwaine和Lancelot似乎更加亲近,他能感觉出来那种旁人无法介入的气场,他见到过Gwaine借着酒劲儿在军帐附近亲了Lancelot,虽然Gwaine号称第二天什么都不记得,但Arthur很清楚那只不过是他的借着喝酒编出来的借口,相处了这么长时间,Arthur还真没见他真正喝醉过。这种时候,他怕Gwaine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无法理智听令而导致无法预料的后果。不过事实证明,Gwaine的确是他手下最得力的一员大将,虽然他的确在最后关头没有听令行事,过早的出击,不过他精湛的枪法还是将Odin一枪爆头,结束了战争。

战争结束之后,一切看起来又恢复了平静。Arthur离开军队回到他令人羡慕的家中准备做Pendragon集团的继承人。Gwaine拿着战争后的奖赏,回到了家,成为了一个自由作家。Lancelot顺理成章的去警察局当了刑警。但这出生入死的友谊再也不会被时间削弱。Arthur总怀疑Gwaine是否正视了他对Lancelot的感情,但后来发生的事情告诉他,那个冠冕堂皇的自由作家否认了一切,那肯定的态度几乎让Arthur怀疑自己是个多疑多虑的老妇人。Gwaine和Lancelot还是会经常聚会,有时候也会把Arthur拉上,见面的时候总免不了嘲讽他一番,说他是有钱人家的大少爷不屑与我们这些贫苦百姓打交道。然而最后一次聚会却让Arthur尴尬了好一会儿,Gwaine居然突然说要结婚,对象就是自己的初恋女友,那个满身绯闻的Sophia。他趁着上厕所的时候把Gwaine拉到一边儿再次质问他有没有考虑过Lancelot的感受,而那个风流的长发男人却装作满不在乎,说Arthur你喝醉了,我跟Lance只是朋友而已。在他转身的一瞬间,Arthur确信自己看到了他灰暗的眼睛里晶莹的泪水。

是什么才让这个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的勇者居然如此无法正视自己的情感,你这个懦夫。Arthur在身后说。Gwaine愣了一下,转身朝Arthur扔了一记拳头,却被金发男人迅速抓住了胳膊。你什么都不知道。Gwaine用力从他的手里撤出自己的右臂。

Lancelot笑的很勉强,虽然整个聚会时间都保持着他那绅士无比的笑容,但是受伤的眼神并不是那么容易掩饰。

Gwaine和Sophia的婚礼来的如此之快,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做好准备。结婚前夜单身派对,在一瓶伏特加的作用下,他内心积压已久的感情终于冲破了束缚在他身上的镣铐。Darkling Woods里那张藏青帷幔的四柱床上,Gwaine和Lancelot赤裸相拥,汗渍浸透了灰白色的床单,过于激动的情绪也在浅色的床单上留下斑点血迹。他失控的抱着不言不语的朋友,一遍一遍哭着说对不起,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滴答消逝的时光。

还是那个温柔如水的声音说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你有你的理由,别在自责。长发男人咒骂道该死的Lancelot,你在这种时候杀了我我也不会有丝毫怨言,但请你不要再这么温柔体贴。宽容的笑容像尖刀一样剜入Gwaine的心里,温暖的双唇吻去扑簌流落的泪珠。

如若一切就这么过去,也许至今Gwaine只是过着无趣的婚后生活,Lancelot还在当着他的警察。无巧不成书,Sophia把第二天婚礼上要用的丝带丢在了这个远郊的小木屋里。当她推开房门的一瞬间,三个人的世界都在一瞬间崩塌了。Sophia尖叫着跑出小树林,还不等Gwaine追上她,就被一辆不该出现在郊野的飞驰着的皮卡撞得血肉模糊。即使Gwaine不爱她,那个悲惨的场景也不能使这个从战场归来的人心里好受一点。也许他是看到了划过她脸庞的泪水,也许血腥的场景让他回想起那些横尸遍野的战场。

对于Sophia的死,Lancelot看起来比Gwaine还要难受,自责的比谁都多。他说他不应该在那夜也失去了理智,他说他应该阻止这一切发生,但是他一时的自私让他忘记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Gwaine说该死的Lancelot我求你别再把一切揽到自己身上了好吗,我才是那个该死的混蛋,就不应该答应姨妈跟一个根本不爱的女人结婚,就为了帮Anna新找到的男人巴结国会议员——也就是Sophia的爸爸。一个糊涂的想法毁了之后的一切。Lancelot说,与你与我都一样。他深邃的黑眼睛看起来布满了无法解开的谜。一直到两人在Sophia车祸这件事一个月后第一次见面,Lancelot喝了口咖啡说他现在调去缉毒特别行动组,要去其他城市,希望能有一些分开的时间,让彼此冷静一下。Gwaine想说留下来,但这句话没说出口,只是一个劲儿的搅拌着根本没有放任何东西的黑咖啡。等任务结束了,我会回来的,我保证。Lancelot微笑着说。这是Gwaine见到的他的最后一个微笑。温暖如阳光,黑眼睛却深邃的像黑洞。

一切像是有了希望。哪怕这时候因为Sophia这件事情,Gwaine赔偿了母亲留下来的大部分遗产给Sophia的家人,Anna姨妈家里也不愿意给他任何支援,但Gwaine却觉得获得了新生,不再被各种事情束缚,不再在乎人情世故。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安静地做一个自由作家,等着那位老友归来。

然而,Lancelot是去毒窝做一个卧底,不幸染上了毒瘾,等撤回的时候,骨瘦如柴的他却无情地被警局抛弃,明明是这份工作的受害者,却最终被警局抛弃,说是无可救药。

无可救药。对,你们这群渣滓才是无可救药。他是你们的英雄啊,为什么做了好事的人总会有这个下场。Gwaine日夜守在Lancelot身边,但他似乎只有在注射之后才能恢复平静,看着他痛苦的样子,Gwaine心如刀绞却又束手无策。他决心将Lancelot送入戒毒所,虽然那将花费掉他们所有的积蓄,但当Gwaine从戒毒所咨询回来的时候,却发现Lancelot已经抽搐着滚在床下。

医院开具了死亡证明。

那是Gwaine第一次在葬礼上泣不成声。棺木里躺着的男人看起来还是那么平静,就像生前那样。宾客散去,只有Gwaine和Arthur两人站在墓碑前。

冲出了枪林弹雨的勇士死在最不值得付出的感情上。Arthur愤怒地看着他,冷漠地说。Gwaine无法辩驳。

从此Gwaine一直过着昏天酒地的生活,泡在gay吧里把自己灌醉后醒在不知道谁的床上。然后收拾一下把自己关在租来的公寓里,一连好几天不出门。

把过去那些封存已久的事情道出之后,Gwaine如释重负,深深地吐了口气。他坐在软绵绵的大床上,靠着床头。Merlin却似乎在为死去的Lancelot哀悼,愁眉不展。“嘿,这不是什么愉快的故事,是吧。”Gwaine拍拍Merlin的肩。

“我只是……只是……”

“你不用说什么来安慰我,其实说出来感觉好多了。”Gwaine摩挲着胡茬若有所思地说,“现在该休息了。”

为了不让Arthur担心,早在还身在Camelot之时Gwaine就悄悄告知Arthur现在Merlin跟自己在一起,别又神经兮兮的去报警。纵使Arthur在电话那头威胁说如果Merlin出了什么差错唯你是问,Gwaine也只呵呵笑着说没问题,总比他真的被门口的狗仔队逼进了什么康复中心疗养中心的好。Arthur在电话那头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想找些什么理由让Gwaine把Merlin送回来,却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说法,只好作罢。

煎得厚厚的鸡蛋夹在面包里,配上切达奶酪片和少许千岛酱,洗净的蔬菜浸泡在盐水里,再沥干,配上沙拉酱和三明治一起摆在木质餐桌上。新的一天从可口的美食开始。温暖的阳光也配合的照进小木屋,柔和的光线恰巧打在那一碟可口的早餐上。Gwaine拿起照相机拍下这舒心的场景,他觉得他应该开一个美食专栏,也许那样更能吸引读者?也许那样更多的杂志社可以给他提供专栏?

“嘿,把脏兮兮的手从我的早餐上拿开。”Gwaine从镜头后对那只伸向三明治的手说。

“哈?我刚洗完手,干净着呢。”那只手的主人表示不愿意放过清早的美食,抓起还暖烘烘三明治塞进嘴里。

他就是一个天生的模特。哪怕是睡眼惺忪,一头乱发,开心地嚼着三明治的样子也诱人如一只顽皮舔着嘴唇的小黑猫。还有他笨手笨脚学烧菜的样子,围裙遮住他的一半锁骨,却遮不住他浑身散发出来像香草一样迷人的味道。

春天的脚步在慢慢靠近。Gwaine顺利的找到一家杂志社重新开启了他的专栏,Merlin不知从哪里买来野花野草的种子,播种在小木屋的周围,这会儿已经冒出了星星点点的嫩芽。树林前方的湖水已经悄悄解冻,色彩斑斓的光影家园,优雅的天鹅,崇山峻岭旁碧波的荡漾,一切都美的惊人,从任何一个角度看去都仿佛来自祝福平静安宁的精灵国度的贺卡画面。

Gwaine和Merlin也在这近似于世外桃源的地方享受着彼此的温情。Camelot的Pendragon宅邸里,一切也好像暂时恢复了平静,春天总是能带来各种各样新的希望,去年的忧愁就随着时光慢慢被遗忘。

一切都是惊喜,一切都是新的开始。

哪怕有的惊喜太大,让每个人都惊慌失措。你永远不会知道下一秒,世界会发生什么变化,Pendragon的股票是涨是跌,平静的生活会如何被打破。直到有一个人叩开了紧锁的大门。

“嗨,好久不见,老朋友。”

看着站在门前这个黑发男人,Gwaine哑然失声。一切的不可能都有可能变成现实。

评论
热度(3)

© 未题·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