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题·不语

琐碎的事情
图片
Merlin同人
Merlin冷CP
高亚兰梅。因为颜美?
加一个大莫,我现在很喜欢少侠的颜。
果然还是颜。
我爱Eoin Macken,爱的一塌糊涂。

原野 Chap.6(version 1)



圣诞树后的蓄电池在一夜连续工作之后,终于耗尽生命。闪耀的白色灯泡失去光亮,无精打采地低着头缠绕在树上。虽然Gwaine还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调解着他与Merlin之间的气氛,但小木屋里的感觉已经和昨日完全不同。Merlin蜷在大浴桶里,让温热的水漫过自己的脖子,白色的蒸汽在他的睫毛上结晶成水珠,热水熏红了白皙的脸庞,看起来晶莹剔透。浴桶就在起居室里放着,隔着雾气,他看见Gwaine坐在玻璃窗前的长桌上,靠着木墙,看着窗外。Gwaine在阳光下看起来还是那样,像一幅油画,Merlin看不见他的眼睛,他不知道那双黑瞳里又多了些什么。

水温渐渐凉下去,Merlin正想站起身来的时候,才发现浴巾还远远的搭在床边。“嘿,Gwaine。”Merlin的手臂从水里抬起来指着小床,哗啦一声把有点儿浑浊的水溅在旁边的地板上,“帮我拿一下浴巾。谢谢。”

Gwaine像没听见Merlin的话,不但没从长桌上下来,还把头又凑近了窗户,眯起眼睛。

“Gwaine?”Merlin扒着浴桶的边,提高了音量。

长发男人转过脸看着湿漉漉的年轻的男人。“呃,什么?”

“浴巾。谢……”Merlin还没说完,又看向窗外的Gwaine就伸出手让他收声。Merlin疑惑地闭上嘴。

“有人来。”Gwaine一下跳下桌子,快步走到床边把浴巾扔过去,白色的浴巾正好落在Merlin头上。“我觉得,他们正朝我们的屋子走来。”Gwaine拉上窗帘。

Merlin拉下遮着脑袋的浴巾,站起身,水花溅出去,洒落在地板上一小滩。“他们就快要敲门了,我猜。”Gwaine把耳朵贴在门板上对Merlin说。短发年轻人草草擦干身上,把浴巾捆在腰上,遮住下身。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MerlinPendragon?”一个低沉的男声,“Camelot警察局。”

房间里的两人都瞪大了双眼,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警察找上门来。Merlin迅速抓起皱巴巴的蓝色衬衣套上,慌乱中还把内裤套反了,惹得门后的Gwaine捂着嘴以防自己笑出声来。

又有脚步踏上木质平台的声音,木台发出枯燥的吱呀声。一阵骚动后,另一个焦急的男声从门外传来。这个声音听起来年轻有力,没有什么其他特色,却让房间里的空气突然凝固住,两个人都僵固了表情,无法置信地看着彼此。

“Merlin?!你在里面吗?Merlin?”

屋子里的短发男人轻轻倒吸了一口气,声音很轻,只有他自己能听见。他看向不透光的木门,努力平静下自己的心跳,缓缓站起身,朝Gwaine轻轻点了点头。

屋外的阳光顺着渐开的门缝钻进来,地板上投影了参差不齐的人影。见门打开,最靠前的金发男人顺手推开木门,往前跨了一步。他的金发好似透进来的阳光一般耀眼。Gwaine发誓他只在世界上见过唯一一个看起来闪耀如日的人——Pendragon家的长子,Arthur。

“Merlin!”Arthur急冲冲地奔到Merlin身边,一把抱住他。虽然Merlin比哥哥稍微高出一些,但他还是弓着腰顺从的把头靠在那丛金发边,任凭Arthur抚摸自己湿漉漉的头发,好像他们之间从没有发生过那些矛盾。

“先生,能跟我们走一趟吗,我们需要做一些笔录。”一个坚韧有力的手掌抓住了Gwaine的胳膊。

Gwaine睁大眼睛疑惑地看着那个警察。“什么?让我做笔录?”

“是的,先生。Pendragon失踪这么长时间,我们怀疑和你有关。”另一个警察向前迈了一步。

“嘿,我是Merlin的朋友!”出其不意的情况让Gwaine嚷了起来,试图甩开牢牢钳住他胳膊的手。

“Arthur……”Merlin从哥哥的臂膀中挣脱出来,“这是怎么回事儿?”

Arthur转身朝门口看去,对着衣服被拉歪了的Gwaine盯了几秒钟。

“不认识我了吗Arthur?”Gwaine气呼呼地说。

Arthur放开搭在弟弟身上的手,朝门口走去。他站在Gwaine面前,盯着那双像深渊一样的黑瞳,半晌才开口:“GwaineMacken。世界真小。”

冷空气进入房间,Gwaine因为只穿着单薄的衣衫,打了个哆嗦。

“你对我弟弟做了什么?”Arthur逼近Gwaine,从牙根里挤出这句话。

Gwaine愣了一秒后突然笑起来。“长官,我什么都没做。我不得不承认他挺可爱的,但是……”

“你最好没有!”Arthur恶狠狠地打断了长发男人的发言。纯蓝色的眼睛和黑色的眼眸互相瞪着,把本来已经凝固了的空气又降低了温度。他们的呼吸喷在彼此面颊上,本来停在窗外的喜鹊也感受到如此不友好的气氛,振翅飞走了。金发的男人压低声音,贴着对方的耳朵,几乎是用呼吸在说话:“我不觉得我弟弟会对你劣迹斑斑的履历感兴趣,你也最好别打他的主意。”

“那你就自己上啊?!”Gwaine威胁着说,胜利般挑衅着说。

Arthur像是被激怒了,红了脸,退了一步,怒吼道:“离我弟弟远一点儿!”

Merlin站在一边看着几乎要打起来的两人,吃惊地张大了嘴。他上前一步抓住Arthur的胳膊,摇着头指了指Gwaine。“Arthur!Gwaine只是朋友而已,只是我的朋友,你不能这样!”

“Merlin我的好弟弟,我以为你赌气出走,无论如何圣诞节会回来。我打不通你的电话,联系不上你。要不是前几天查到了你在Cearleon的刷卡记录,根本没办法找到你。”Arthur抓着Merlin单薄的肩膀,喘了口气继续说,“之前对你说的气话是我的错,对不起。我向你道歉。现在回家吧?”

Merlin觉得酸酸的感觉从鼻腔里窜上眼睛,他点点头。“Gwaine什么错事也没做,你别像仇人一样看他。”

“嗯。”Arthur把扔在一边的浴巾裹上了弟弟的脑袋。

“嘿,哥们儿,这就是一场误会。没必要做什么笔录了吧?”Gwaine挣开警察的手。

“我们一会儿就走。谢谢你们的帮助。”Arthur走上前去跟领头的那个警察握了握手。

Arthur在桌前的椅子上坐下,目不转睛的盯着正在收拾东西的Merlin,生怕一转眼,弟弟就会消失不见。Gwaine在一边看着这幅场景,不禁感到惋惜。他觉得如果被这样的目光注视十几年,要想不爱上那个男人才是件奇怪的事情。房间里只有三个人的呼吸声和衣物摩擦的声音,安静的让人觉得心里直发毛。

咔嗒一声,Merlin将箱子扣上。他抬头看看镶在墙壁四周熄灭的彩灯,走到Gwaine面前。他能感觉到身后灼热的目光。

“嗨。呃……”Merlin有点儿尴尬,不知道说什么,他把手塞入大衣口袋,又摸到那一组小铜人。Gwaine看见他湖蓝色的眼睛里浮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气。

“别这样,我又没死。”Gwaine拍了下Merlin单薄的肩头。

“我……呃,谢谢你。”Merlin觉得喉咙有点发紧,一股苦涩的味道顺着喉结延伸到口腔。

Gwaine笑着低声说:“嘿,我们之间的事情别让你哥哥知道。”

“什么?”Merlin轻轻皱起眉头。

“看到你康复,我很开心。”

“秘密。”

“我又多了一个秘密。”

两人笑了起来。

“后会有期,Gwaine。”Merlin探身给了男人一个拥抱,抱的时间有点儿久,直到Arthur不耐烦的用脚敲起了地板。

“有人有点儿生气。”Gwaine拍拍Merlin的后背,他听见耳边传来弱弱的吸鼻子的声音,“你知道我在Camelot住在哪儿的,如果你想完成我们见面时的事情的话,我在那儿等你。”Gwaine打趣说道。

Merlin破涕为笑,但是他的心还是死死沉在海底,因为他知道,此番回去,也许和这个人就是永别。他现在只希望能和Arthur像往常一样相处,让这个家庭恢复和睦的样子。至于这树林里的生活,也许就只是他人生中如梦幻般的一段插曲。

木门关上后,房间里变得空空荡荡。今天是圣诞节吧,Gwaine打开彩灯的开关。窗帘遮去了一些阳光,彩灯的光线微弱的在墙边变幻着,若隐若现。跟Merlin的告别是他早就预料到的事情,只是没想到来的那么突然。Gwaine坐在地上点上一支烟,看烟雾飞上房顶,却无法将他的心带回原位。Merlin一直想打开的那扇房门还紧紧的锁着,把手虽然擦得发亮,那把锁却已经快要生锈。Gwaine歪着头看着紧闭的房门,吐出最后一口烟雾笼罩着自己。

那房间的钥匙一直挂在他身边,因为天天触摸,虽然是陈旧的古铜色,却磨得几乎和门把手一样锃亮。Gwaine站在那扇门前,古铜色的钥匙在手里摩挲。终于,他将钥匙送进锁眼,转了两圈。

细微的灰尘从门框上掉落下来,停留在他黑色的卷发上。

陈旧的四柱床还顶着藏青的幔帐,因为长时间闲置,幔帐上铺满了厚厚的灰尘,床上的粉色卡片还完整的系着蝴蝶结。靠门的酒柜边是一架钢琴,被灰色天鹅绒的琴罩保护着,凳子歪斜着站在一边。书架严丝合缝的遮住了唯一的一扇窗户,架子上的书东倒西歪的躺着,好像宣告着这扇门被锁上之前发生的事情。

灰尘诉说着曾经。Gwaine向大床走去,他的脚印留在灰暗的地板上。他小心翼翼地拿起那张系着蝴蝶结的粉色卡片,厚厚的灰尘因为位置的移动而纷纷落下。微弱的光线照亮了卡片上工整打印着的字。

亲爱的Lancelot DuLac

Sophia Tirmawr Gwaine Macken

邀请您见证我们永恒的爱情

2010年10月20日

Cearleon大教堂

Gwaine拿着卡片的手微微颤抖。他掀开钢琴上的天鹅绒琴罩,扬起的灰尘呛得他咳嗽了几声。黑色的钢琴被保护的很完美,灰尘都被隔离在琴罩之外。沉重的琴盖下是黑白分明的琴键,按下琴键,琴槌打落琴弦,振动着清亮的声音。

琴声在小木屋里回荡,时而高亢时而低沉,不是什么名曲,甚至有的地方听起来算不上和谐。这样的旋律在木屋里萦绕着,不知时日。起居室的彩灯随着旋律一闪一闪,看起来格外孤单。

Arthur驾车驶向Camelot,因为还是冬天,一路上仍然是Merlin来时那样荒凉。“Merlin?你一路都在发呆。今天可是圣诞节。”

“嗯。圣诞快乐Arthur。”Merlin给Arthur一个微笑。

“我真的给你买了圣诞礼物。”

“谢谢。我可没有给你回礼的东西……”

“啊~真失望啊~不过能找到你就算是礼物了。”Arthur歪头看看靠在座椅上的弟弟,“你知道吗,这几个月我有多担心你。”

“能想象的出来。”Merlin说,“除了担心呢?”

“Merlin……我是……”

“停。Arthur,不用再担心那些事情了。我爱你,因为你是我哥哥,仅此而已。”

车厢里一时间只剩下车轮轧在路面上沉闷的声音,Merlin打开CD开关,Arthur喜欢的歌曲响了起来,填补了车内的寂静。

Pendragon家的老宅已经被修缮过,进院大门上因为雨水留下的锈迹已经被重新油漆,房屋的外墙也被重新粉刷了白色,显得格外亮眼。管家Gwen给院子里的松树上都挂上了空空的礼物盒和彩带,大堂里也如约的换上了绣着金色巨龙Pendragon家徽的红色地毯。一切看起来都如往常一样美好和温馨。Morgana正指挥着仆人上上下下忙个不停,像女王一样穿着绛红色的晚礼服,美若天仙。站在二楼的Morgana看到Merlin拎着箱子走进大堂,捂着嘴惊叫了一声,提着裙子跑下楼来。

“哦我的天,Merlin!你回来了!”Morgana使劲儿抱住了Merlin,激动地眼泪都要掉下来,“宝贝儿,我们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唔……呃,Morgana……我不是完整的站在这儿呢吗?”Merlin放下箱子,安慰着美貌的女人。

“不管怎么样,你都不该一声不吭地走掉,我们都担心死了。Arthur几乎天天都寝食难安。”Morgana松开Merlin,用手背沾沾眼角,“你真该给你哥哥道个歉。”

“我会的。对了,圣诞快乐。”Merlin礼貌的笑着回答,朝刚走出房间的黑管家挥手打了个招呼,拎着行李箱回了卧室。

“好好休息一下,别错过了圣诞晚餐。”Morgana在他身后嘱咐道。

Merlin的房间被打扫的干干净净。他放下箱子,仰面躺在刚换好雪白床单的大床上,柔软的床垫上陷出一个人形大坑。家里的味道闻起来已经有点儿陌生,但又在记忆里那么熟悉。他把头埋进枕头里,深深吸气。柔软棉花的味道,樟脑丸的味道,柔软剂的花香混合在一起,冲击着他的嗅觉。

“Merlin?我能进来吗?”Arthur敲门。

他翻了个身,慵懒的回答可以。前夜一夜未眠的疲惫正一股一股的冲击着他的大脑和眼皮。

Arthur推门进来,他的脚踩在地毯上,什么声音也没有。像一只猫,看起来温柔,但随时会攻击,Merlin想。

“很累吗?”Arthur在床边坐下,松软的床垫向一边凹陷下去。

“你把我的床垫弄歪了。”Merlin可以闻到Arthur身上的牛奶味。

“昨晚没睡好吗?”

“嗯。平安夜嘛,总要来点乐子。”

Arthur的嗓子里发出不自然的声音,却什么也没说。

“你都知道些关于Gwaine的什么?”Merlin睁开眼睛,撑起一只胳膊,看着Arthur。

“他曾经是我的部下。”Arthur想了一下,“很早就在军队里,比我去得早。枪法很好,很有才华。就这些。”

“其他的呢?”

“我对他不了解。”Arthur转身对着Merlin。

“撒谎。”Merlin让自己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

“为什么这么说。”

“如果你对他不了解,不会让他离我远点儿,不会直接跟他对峙。”

“Merlin……”

“我知道他也喜欢男人。”Merlin说,“你讨厌我们这类人。”

“我不讨厌……gay。他是个双,而且他根本不愿意停留在一段关系里。”Arthur反驳道。

Merlin眨了眨眼睛。“我想睡一会儿。”他转过身去。

“吃饭时候我来叫你。”金发男人出了房间。

房间里的钟滴答走着,Merlin开始后悔当初觉得滴答声有趣而放弃了另一款静音的挂钟。滴答声现在吵得他无法入睡,秒针每走一格,都在提醒他一次,Gwaine的世界他一点儿也不了解。

圣诞节的晚餐一点也不让人惊奇,三人围在摆满佳肴的方桌前坐着,伴随着温和的提琴乐曲和刀叉碰撞声交谈着无关痛痒的话题。Arthur和Morgana说着下一年的家庭计划,Morgana抱怨着假期让她的腰围多了一点儿以至于旧裙子都穿不上了,Merlin把自己埋在可口的奶酪烤猪里。

“话说回来。”夫妻两人似乎突然注意到弟弟的存在,放下手中的刀叉,双双注视着正努力把柠檬水咽下肚子的Merlin。“你倒是错过了这一年的入学时间呢,不过我们把你的名额保留住了。”Arthur拿起餐巾擦擦沾在嘴边的汤汁。

“我听说Camelot皇家学院是不接受保留名额的。”Merlin放下杯子。

“没错,我们想尽了办法他们也不接受保留名额这种说法。但是我们把你在Camelot皇家学院的名额弄出来了,Mercia大学说可以接收而且只要有合理原因,都可以保留名额。”

“Mercia?!”Merlin叉子下的土豆裂成两半,“没听说吗,那里治安很糟糕。”

“但是学校的管理很严格。”Morgana抢在丈夫之前说,“而且Mercia大学是唯一一所和Camelot皇家学院齐名的学校。”

雕花银色叉子下的土豆被碾成泥,奄奄一息地歪在镶金边的瓷盘子里。

Arthur把目光从弟弟盘子里被碾烂的土豆上移开。“比生活在丛林里好多了,至少学校的设施很完善。”浓厚的红酒滑过他的喉咙,牵动了喉结。

“跟Gwaine在一起生活没那么糟糕!”Merlin觉得一股无名怒火窜上脑子,他停下叉子,吼了一句。

有那么几秒钟,房间里只剩下曼妙的音乐声,和这时的气氛糅合在一起显得那么不和谐。

“抱歉。”Merlin推开盘子,扯下餐巾仍在椅子上,快步跑进房间,摔上门。

他把自己扔在柔软的大床上,一股热气灼热了双眼,水珠从眼眶里溢出,跨过高挺的鼻梁,跌落在散发着洗衣液气味的床单上。这么长时间,他最终决定放弃搞清楚关于Gwaine的各种秘密,放弃读懂Gwaine的心,只把过去的几个月牢牢记在心里,就当是一段优美的插曲。现在的每次提及,并不能帮他消除努力放下的苦痛,反而一次一次在他脑海里敲响无声的警钟,提醒他无论自己有多努力,永远站在那个人的世界之外,而且这些时日的美好画面争先恐后的从他刚刚封好的记忆盒子里钻出来。他努力去爱,却总被对方挡在门外,他们看起来都有自己的理由,看来来每次都是自己的错。他说不上来对Gwaine的好感是来源于什么,也许是他像Arthur一样温暖健壮的体魄,也许是一样的关心,也许是他身上那种独特的不羁放纵,也许也正来源于他的一份神秘。他突然发现对Gwaine的不了解并不能让他自己放下对他渐渐清晰的感情,想有意推开,但这份在远离尘世的世外桃源酝酿出的感情,却仿佛有巨大引力的磁极,将他的心牢牢抓住。

房门被推开,走廊的灯将Arthur的影子投射在柔软的地毯上。Merlin凭一股气场就能分辨出来推门的是Arthur。“很抱歉我总让你那么失望。”他把头转向门口,对Arthur说。

“该说抱歉的是我。”Arthur反手带上门,他走到床边坐下,伸手抹去Merlin还挂在眼角的泪水。“如果你真的喜欢他,我只是希望你能在了解他之后再做决定。我只是……怕他伤害你。”

“也许你是对的,哥,他虽然很好,但是似乎从不打算让我走进他的内心。”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关键是你是否能成为打开那个人心门的钥匙。”

“你不打算告诉我一些什么吗?”Merlin坐起身,看着Arthur的眼睛。他们之间的对视,总像能看穿对方灵魂那样专注。

“不。从其他人嘴里说出来的事情总会变味,Gwaine才是那个经历了那些事情的人,我只是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为什么发生,也不知道他内心的感受,从我嘴里说出来,对你对他都不公平。”

“那你不会再让他离我远点了?看起来你很讨厌他的样子。”

出其不意的一句话让Arthur无奈的笑了。“我最多是看不惯他那副不规矩的臭德行。不过,Mercia你还是得去的。没得反驳。”Arthur指着Merlin刚刚张开的嘴。

“呃,好吧,谢谢。”

“谢什么?”

“听说我有圣诞礼物。”

“我哄你的罢了。”Arthur看着Merlin即将开始抱怨的表情,他看起来就像一只被抢走肉骨头的泰迪犬,让Arthur不禁大笑起来,“哈哈,你一直是这副表情。好吧,逗你的。礼物在这。”Arthur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在Merlin眼前晃晃。“以后不许再偷我的车,不过,你得先去拿个驾照,万一被查出来无证驾驶就麻烦了。”他躲开Merlin伸来抢钥匙的手,继续嘱咐道,“还有,如果你一定要跟Gwaine在一起,千万跟他喝完酒再开车,那个疯子撞死了我可不管。”

“他哪有那么恐怖?”Merlin夺过钥匙。

“没有吗?看起来时间改变了很多东西呢。”Arthur说。

虽然Merlin不知道Arthur说的改变是什么,但他之前确定了一件事情:Gwaine曾经活的像个疯子一样快乐,而那些快乐早就被时间或是一些他不愿意说的秘密埋藏在他深邃的黑眼睛里了。

木屋里的小彩灯还在愉快的闪烁,被夜幕笼罩的木屋里,还从尘封的房间里断续传出钢琴声,听起来越发的寂寞,每一个音符都是一段被埋藏在黑瞳里的疯子般的往事,现在诉说出来听起来只有剩下的癫狂。


评论(2)
热度(4)

© 未题·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