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题·不语

琐碎的事情
图片
Merlin同人
Merlin冷CP
高亚兰梅。因为颜美?
加一个大莫,我现在很喜欢少侠的颜。
果然还是颜。
我爱Eoin Macken,爱的一塌糊涂。

原野Chap.3(version 1)



Merlin吸了吸鼻子,深吸一口气,他不确定要不要把事情告诉这个热心的陌生人。

“如果你不说的话,我可是要把你从家里扔出去的。你就继续跟那群瘾君子呆在一起吧。”Gwaine坐在靠墙的沙发上。

“我做了一件蠢事,我哥哥把我赶出来了。”Merlin慎重地选择词汇。

Gwaine眯起眼睛摇头说:“Arthur不会抛弃他弟弟的。”

Merlin困惑的看着Gwaine,过了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认识我哥哥?”

“认识。很久没见了。他曾经是我的长官。”Gwaine说,“我花了好一会儿功夫才想起来Arthur的弟弟叫什么名字的。”

“你知道我?”Merlin更加迷惑了。

“他的朋友都知道他有一个让他头疼的弟弟。”Gwaine微微笑着看着不好意思的Merlin,“我认识的Arthur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他亲爱的Merlin,所以,小子,告诉我,除了吸毒,你还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

Merlin低下头,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Gwaine,我哥不知道我吸毒的事儿。”

“还有呢?”

黑发年轻人感觉有点儿尴尬,抓抓乱糟糟的头发,吸了好几口气也没说出一句话来。

“Arthur知道你混在gay Club里吗?”

Merlin摇摇头小声说:“他……我不能……控制自己爱上他。”说罢他偷偷看了靠在沙发上的男人一眼,就像一个等待被骂的孩子,眼角又泛起泪光。

Arthur是个直男,Gwaine清清楚楚的知道,而且对青梅竹马Morgana一心一意至死不渝。他对Gwaine这放纵的生活态度一直不齿。他正直的态度就像用程序写出来的,对待工作一丝不苟,对待兄弟朋友有情有义却从不越界,对家人无微不至的关怀,Gwaine无法想象他接受了什么样的教育才能做到这么完美。有传言说他的家教极为严厉,天才一般的Arthur在十六七岁就进了军校接受特训,由于特别优秀,踏出校门就成了军官。至于他自己特别爱护的弟弟成了和自己完全不一样的人,还在情感上越界,Gwaine猜想这是Arthur绝对零容忍的事情。

沉默。Gwaine无法安慰一个爱上直男的同类,因为他觉得自己也差不多这么糟糕。

门铃声打破了房间的寂静。

“别告诉Arthur我吸毒的事儿。”Merlin突然叫住要去开门的Gwaine。

“按门铃的又不是你哥。”Gwaine感到有点儿好笑,开门从邮递员手里接过一本用牛皮纸信封装起来的杂志。

对于究竟Merlin是怎么把Arthur惹恼了Gwaine没有再过问,他觉得如果Merlin想说总有一天会对他娓娓道来,他也不再把Merlin驱离这个小窝,不过交换条件是Merlin要乖乖的戒毒。对于这一点,那个Pendragon二少爷并没有反对,而是使劲儿点点头表示随便Gwaine怎么处理,只要让他留在这儿就好。

“小无赖。”Gwaine翻了个白眼。

“是你把我带回来的。”Merlin胜利一般弯着双眼。

“那是因为我不知道你会把我挤到沙发上睡一辈子。”Gwaine做了一个痛苦的表情,把Merlin逗得咯咯笑。

Gwaine会从超市买各种各样的酒回来。Merlin问他怎么不在酒吧里喝完再回来。“如果我喝醉了倒在地上,你可没本事把我安置在床上。”Gwaine说。两人会一点一点把一瓶上好的陈年佳酿酣饮到一滴不剩,当然Gwaine是那个主犯,但他好像永远也喝不醉,好几次Merlin都是在迷迷糊糊之中感觉到Gwaine把他扶上床,给他盖好被子。

Gwaine就是这样,酒看起来是他的生命,他从服役那几年感受到的不仅仅是力量的重要,还知道了生命的短暂。他总是让自己及时行乐,不肯为一个老板干固定的活。虽然Gwaine看起来是个粗人,并没有像Arthur那样光鲜的背景,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一个才华横溢的人。一个月不固定的写一些诗歌,散文,拍一些漂亮的照片送给杂志社,这就是他的生活来源。Merlin不太明白Gwaine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应该不坏,他这么想。Gwaine总是会说些笑话来逗他,但他似乎从没有听Gwaine吐露过真言,他说的话总算不上正经。他写的东西Merlin也没看过,大概也是些笑话吧,Merlin想。偶尔,Merlin会看见他愁容不展地看着窗外那棵掉光了叶子的白桦树,看着鸟儿落下又飞走,端着半杯威士忌把自己固定在窗边。浓密漆黑的卷发,高挺的鼻梁,刚毅紧致的身材,光线透过玻璃窗铺在他身上,看起来就像一幅油画。只是Merlin从来看不出来他深邃的目光里写着什么,也许那是他的灵魂,Merlin这样对自己说。

Merlin在毒瘾没有发作的时候是个可爱的乖孩子,可能也算不上乖。他会在Gwaine写作的时候静静的呆在一旁,看着他噼啪敲击键盘的样子,有时候说一句“你按退格键的频率比其他键的次数要多得多”能把Gwaine气得跳脚;他会在Gwaine做饭的时候在边上帮忙,虽然总是拿错调料瓶惹得Gwaine对他直瞪眼;他会在跟着Gwaine出门拍照,在那辆薄荷绿的旧车里听着广播,好听的难听的快乐的忧伤的曲调,他总能跟着Gwaine和上一整天;他总会在Gwaine空闲的时候拿起书柜上的一组演奏乐器小铜人摆在桌子上,装模作样的挨个儿学着他们的样子,让Gwaine给自己拍照。

但今天毒瘾发作的Merlin可不是这副乖巧的模样。他蜷缩在床角,声音尖锐的让人听了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他抽泣着说疼,浑身都疼,痛彻骨髓,魔鬼啃食着他每一寸肌肤,饮着他的骨髓,他使劲儿裹着松软的被子,浑身冒着冷汗颤抖,他开始意识不清,骂着脏话说Gwaine是个骗子,说Gwaine就是想杀了自己,说Gwaine根本就是一直对自己图谋不轨……他会像发疯的猫一样抓着Gwaine让他带自己去觅食。他无法进食,连白开水都全部从胃里翻腾出来,吐了满地,如果不是Gwaine曾经见过毒瘾发作的人,一定会被他这副模样吓得半死。充满活力的那个人像被魔鬼吃掉了灵魂,湖蓝的眼眸死气沉沉,苍白的皮肤全然失去了年轻人应有的光泽。Gwaine为了阻止他疯了似的想要冲出门外,只好将虚弱的他绑在床脚。关上卧室的门,Gwaine躲在客厅,看着阴郁的天空,眼泪流进了他好几天没有修剪的胡子里,眼泪不住地流,从胡子里渗透出来,滴在衣服上。

公寓前不停有行人路过,他们行色匆匆,面色冷漠,仿佛哪怕面前发生了一场凶杀案他们也能岿然不动,只是在FB上发一条新闻,就会继续赶路。

卧室里Merlin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他的头低垂在一边,柔弱的脖子似乎很难撑起那颗长着乱糟糟头发的脑袋。可是他还在哭,肩膀因为抽泣而颤抖,他喃喃自语,说着对不起Gwaine,这一切太糟糕了。

Gwaine解去绑在Merlin身后的绳子,把他轻轻拥入怀中,拍着他后背安慰说他做的很好,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但他不确定Merlin有多强的意志力,因为他知道,更强的人,也因为无法自拔而为之丧命。

“我问过医生,他们说要在这种时候用别的事情转移你的注意力,就会慢慢干净的。”Gwaine看了看窗外,细小的雪花正缓缓地从天上降落,落在玻璃窗上融化成水珠,细密地沾在玻璃上,“你愿意离开这座城市吗?”

Merlin抬起头,湖蓝色的眼睛里露出犹豫的神色。Gwaine知道他又想到了Arthur。离开这个城市的感觉就像离开过去的记忆,好的坏的,统统抛在身后。Gwaine初到Camelot的时候,也是这幅模样。

“跟我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Gwaine说,“只有一间小木屋,一个湖,一片森林,一片草原。”

“你和我?”

“可能还有几只松鼠,几匹野马什么的吧。也许说不定还能遇上野狼,狮子,老虎,鬣狗。”

Merlin被逗笑了,弯的像月牙似的眼睛带回了他的灵魂,他笑着说:“狮子老虎和鬣狗都不会出现在一片大陆上啊!”Gwaine尴尬的说了声“哦~”也跟着笑了。Merlin放下心里的包袱,点点头。和Gwaine独处的日子,不会闷吧,他想。

“你干嘛要帮我?”Merlin问。

“因为是你粘着我不肯走的啊。”Gwaine转开脸,“我又没钱给你买毒品。而且我天天睡沙发,都快散架了,我也想你快点儿把自己弄干净了,自己搬出去找个活儿,或者继续上学去,把床还给我。”

Merlin呆呆地看着这个成熟的男人,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本以为会发生的一夜情没有发生,他们没有亲吻过,没有过忘情的拥抱,Gwaine甚至没有想要在他身边躺下过,却像大哥一样对他照顾的无微不至。他的眼神里写着什么呢?第一晚相见时的迷恋,后来的憎恶,再后来的怜惜。如果当初Gwaine没有顾忌,直接和自己睡了一晚,第二天又会怎样?现在会怎样?

“明天就出发。”Gwaine的声音唤醒了还在发呆的短发年轻人。

两人收拾了行李,Gwaine的行李可谓是简单到极点,只带了一些换洗内衣和一套干净的外套,当然,电脑和他的相机、还有一大堆镜头是必不可少的。Merlin也没有什么好带的,但是临出门的时候,他还是偷偷抓起Gwaine书柜上的那组小铜人装进大衣口袋里。

薄荷绿的二手车在雪地里发出不愉快的声音。马路上的雪结成冰,还没有被铲除干净,车速并不快。

出行可能是Merlin最喜欢的活动,Gwaine想,他在车上总是那么开心。他正跟着广播里播放的曲调摇晃着身体哼唱着。Gwaine特别好奇,这个男孩儿好像什么都会唱一样。歌曲的旋律很愉快,两人都快忘了为什么要远行。Merlin把音量调到最大,他似乎很喜欢这首歌。

I'm on Vacation tonight

I'm gonna leave you behind

I'm on Vacation tonight

“嘿,往后靠点儿,不要挡住反光镜。”Gwaine几乎是用喊的才能保证兴奋的Merlin听见自己的声音。

I'm gonna loose my mind

With someone New~ New~

With someone New~ New~

With someone

Merlin唱的如此愉快,让Gwaine也忍不住跟着和起来。

I sit in the front

Roll down the window

When our song comes on

The radio

“你不知道词儿!”Merlin趁空哈哈笑着喊道。

汽车从宽阔的马路上转弯进入驶向乡野的小道。“我会知道的。”Gwaine看了一眼左反光镜,扭头的时候他看到Merlin的脸因为兴奋变得通红。

Merlin摇下车窗,冷风灌入车中,他疯狂高亢的歌声也传出车外。路边拉着小车的老奶奶怒视着他们扬长而去。

I won't fall apart

I won't selfdestruct

No I'll just reach out

And turn it up

“拜拜~Camelot!”Merlin扭着头探出车窗大喊着。

Gwaine一把抓着他的衣领后面将他扯进车厢里。“听说过什么叫乐极生悲吗?”Gwaine低吼道。

“你喜欢我吗Gwaine。”Merlin突然没头没尾地说。

“不喜欢。”Gwaine一秒钟都没停顿,回答道。

“真的?”

“骗你干嘛。”

“那你干嘛要帮我戒毒?你干嘛刚才那么紧张我?”

“因为我要评选‘Camelot最乐于助人青年’奖章。”Gwaine歪着嘴编出这么一个奖项名称。

“骗子。你喜欢我。”

“……也许我真该干脆点儿上了你。”

“哦,来吧,我准备好了!”Merlin坐得笔直,笑嘻嘻地看着Gwaine。

“滚蛋!”Gwaine笑着骂过去。

“哈哈哈哈哈!”Merlin笑得前仰后合。

去往那片神秘的“度假村”用了他们一个下午的时间。Merlin因为刚开始兴奋过度以至于后几个小时完全在昏睡中度过,直到傍晚的时候才醒来。橘红的太阳还探着半个头,将最后一点颜料涂抹在世界的每个角落里。

汽车压在凹凸不平的泥土上,左右摇摆缓缓前行。

“我们是要驶去天边吗?”Merlin看着前方一望无际的泥泞小道。

Gwaine呵呵笑着说:“如果你想去天边的话。”

Merlin用用一只手遮住眼睛,从指缝里望着天边橘红色的日光。“如果我哥哥也像你这样就好了。”

Gwaine听见黑发男孩儿的语气中带着点点沮丧。“我们就快到了。”他指了指左手边的小树林。

透过树木的间隙,Merlin远远地看到一个粗糙简陋的小木屋,外墙还是原本的木皮颜色。“你确定冬天可以住在这儿吗?”

“至少我足够强壮。”Gwaine看了一眼满脸不乐意的Merlin,“退缩了吧。”

“才没。”

Merlin果然拥有Pendragon家族那股子倔强劲儿。Gwaine将车开进那片小树林,轮胎压在地上的枯枝上,噼啪作响。汽车在木屋后停了下来。脚下的泥土软软的,靴子在上面留下清晰的脚印。

“欢迎来到Dark Woods。”Gwaine将斜挂在门上的门牌扶正,站在木屋门口,像一个庄园管家,正色道。 


评论
热度(1)

© 未题·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