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题·不语

琐碎的事情
图片
Merlin同人
Merlin冷CP
高亚兰梅。因为颜美?
加一个大莫,我现在很喜欢少侠的颜。
果然还是颜。
我爱Eoin Macken,爱的一塌糊涂。

不忍心跟领导说我就要请长假跟老公去日本安家了。觉得很对不起领导啊,一直用心栽培我,虽然还一直跟他抱怨不爱写代码啊什么的,每次还都把重要的任务最新的知识给我。虽然梦想是做一个能天天画画的自由的主妇,但每次都会被他的热情打动,继续把代码艰难的写下去……
刚才跟我说年底要重构主站的事情,还问我的意见。特别不忍心跟他说我秋天就要辞职了吧,可能赶不上跟大家一起奋斗了。
微信上加了一个留学机构的老师,她发了个文章,文章的作者说留学生真的很多很奢侈,几千几万的包包不眨眼就买了。emmmm,可能大家真的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吧,只想买更好的水彩颜料水彩纸的我实在是想不通也看不懂他们呀。
—————
前两天学了星空,慢慢练习...

2 7

这么日复一日的练习下去,会不会有一天也变成大触呢~

2

面试记录

昨天去面了百度,没想到能面到二面,虽然被大叔的提问难到尴尬,但还是学到了好多东西。至今面过了jd,阿里,美团和百度,每次都是一场一对一讲座。
这四家公司,百度的面试官(小哥和大叔,大叔虽然最高冷),也最乐于分享。虽然惨败,却很开心啊。
1.dom tree和css的渲染是同步的吗?css渲染会阻碍dom tree吗?
是同步的,并且css渲染也会阻碍dom tree的渲染。dom tree渲染的同时,会找到相应的css进行样式生成,形成渲染树,然后渲染完成之后再现实到页面上。如果css读取出问题了,dom tree也无法生成,这时页面是空白的;一旦css文件读取失败,dom tree会按照浏览器原生...

面试2

今天下午的面试应该是过了的。hr都问我哪天能来上班把日子给记下了。
B轮的小公司,环境很好待遇很好,面试题很简单但是我还是想让大公司给虐的死去活来。
说起来,回想起阿里小哥哥说:你这个方法太笨了,却感觉老脸一红啊!😂说得让我那么害羞干嘛啊,我可是个已婚老司机啊!说得那么温柔心都软了。。。(咦?不是我是妹子吗?)
百度今天要了我的简历,希望再被百度虐一下。嗯。我只是想要一个人强大的前端团队,一起学习呀。

面试

最近在找工作,远没想到自己的3年经验给自己带来那么大好处。本来把简历打开时只觉得好好复习的话,面个不错的B轮以上公司是没问题的,谁知道找我的全是大公司。等着一个个面试的时候,压力还是挺大的。周四面了京东,感觉并不是很差劲,却杳无音信,摸了个塔罗,说这次面试过没过啊,给我的是个在选择的牌,晚上又问,那我能不能去京东啊,给我的又是个在选择的牌。对方在选择的话,总觉得自己不占优势。
但是惊喜的是,居然找上门来要简历的阿里还给我打了两次电话,每次电话面试都是突如其来。网上搜大家的阿里社招过程,都说是突如其来的突袭考试……还真是要看看你的水到底是现背的还是本身就那么深?不过能经历阿里两面,其实还蛮满意的。...

2 1

坑文是种呼吸的痛

重读了一遍《原野》,我才不会告诉你们我也想知道被坑掉的文到底后面发生了什么。。。。

崩溃。。。。

第一,吐槽工作。现在的工作就像我图片上的字。
流程的混乱,表现出一个领导的实际能力。本来我们几个好伙伴就是准备在这养老的,但现在情况不容乐观,工资不高,大家就图个开心和轻松,但现在就是,工作漫无目的的“忙”,天天喊着大跃进的口号,说这不像一个互联网公司的状态,所以我们要加班,所以我们要干出点成果。在45天内。
what?
百脸懵逼。
是说这么混乱的干活,就是一件好事?毫无思想毫无规划和条理,只是为了最后跟领导说我们没闲着一直在干活,这就是好?
纯纯粹粹24k金的SB。
明明面试了几个能力棒棒的人,结果却因为领导是个弱逼,必须淘汰一个能力很棒的。
草。
第二,吐槽我的文和脑洞。
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画了个同人,我已经...

有人来面试了我居然还在画同人以及发lofter。

画完了。

我也就这程度了。自我满意。

All梅对吧,我就不改他的脸了。

所以,就剩文了。一定是个短篇,长篇肯定坑。

8

这么多标签呢。
梅子是妹子的图改的,还说太多女孩子气了。
不过也罢,总受总是有原因的。嗯,我就是觉得他是总受。
图还没画完,画完了我要为这个图配文!好久没写高梅了!

5 1

上月买的月季,已经开了好几次花了。一直放在爸妈那里,每次开花的时候,爸妈都会拍张照给我看。

按卖家所说,这是日本品种的月季。的确很好看。

已经好久好久没写同人了,写在图片上,就当娱乐自己了。

1

周六,小组的同事们聚会烧烤。其中,同事家的狗狗成了这次聚会的焦点。这只拉布拉多看起来那么大个儿,却十分温顺,还爱撒娇。见我们玩起三国杀来不逗他玩儿了,便卯足了劲儿往每个人身上蹭。

于是便很成功的求到了关注。

这种初夏的天气说起来也并不是很热,但可能对于一只浑身都是毛的,不停跑来跑去的家伙来说,的确还是热的。

来自:大影家

涨了几百块工资。
如果不是团队好,如果不是门外给高工资的都是创业公司……
唉。生活不易,多逗逗自己开心吧。

2

钱不够花。

2

抛弃婚礼并不代表少了美丽。

很久不更文了,因为杂事太多。妈妈说女孩子到年龄就没法再学习了。说得没错,其实不是女孩子,是所有人,到二十八九岁以后,越来越没办法集中精力学习。不是因为懒,而是因为杂事太多,没对象的想着找对象,有了对象就该忙结婚了。装修,旅行,结婚,一件件事情接踵而来,更不用说那么多人刚结婚就怀了孩子了。要怎么再把精力放在学习上呢……
精力有限,脑子里想的都是家事…
不过忙完之后,还是让一切恢复正常吧。写文,学习,练琴,做衣服。大概唯一还没有放弃的就是随手拍了吧。

2 1

同性恋与动漫界不得不说的秘密

说到跟风伪腐女,我正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不过跟不跟风我不知道,但可以说是第一代。只是很喜欢组合里的两个成员间卖腐(那真是开创了卖腐先河的鼻祖),看BL小说,看他俩的八卦。

现在仍然有自己喜欢的BL和RPS。但是对于愈演愈烈的撑同志行动,我真的觉得gay们很可怜。看起来好像都在跟风支持他们,但实际上他们确实被消费的。有多少人实际上根本就没有接触过gay,而他们所喜欢的也只不过是gay之间那些情色。本来正常的gay,变得需要感到骄傲,变得需要宣传。更可怕的是,某小圈建立了新的论坛,开始的时候,居然设立文区禁BG。这不是三观的扭曲吗?

穷困潦倒的漫画家:


我知道一谈这个可能又会引...

833

剪裁情缘(下)(AM)

一盒酸奶下肚,时间刚刚好。这正是每天小徒弟戴格尔起床的时间。梅林抄起快没电了的手机给他发了一条信息:

今天自己接客。有急事儿再打电话。
按下绿色的发送键,梅林突然觉得自己也有些混蛋。不过,谁不能偷偷给自己放个假呢,希望戴格尔不要认为已经年近三十的自己还会为了大徒弟的离开而伤心断肠。对了,昨天那个大个子莱昂到底对自己嘱咐了些什么?

太阳慢慢爬上了乱糟糟的床,慵懒地照耀在绛红色的被子上。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只急急忙忙除下了衣服,却没有仔细看看那位款爷柔软的大床。梅林叉着腰站在床边,回想起来,昨晚磕到自己膝盖的,应该是床头那个精美雕花的柱子。而那床绛红色的被子,上面还有上世纪的乡村绣花,看起来...

18 20

剪裁情缘(上)(AM)

//题材来自app一个里的一个故事,原题似乎是香水味的人还是什么的,记不太清楚了。很喜欢这个故事,又承诺一定会再写一篇亚梅,所以就慢慢写了起来。我喜欢的故事总要把我喜欢的人们搬进来。只是借用一下思路来满足我想让我爱的角色有了新的身份新故事的愿望。

梅林说,他就喜欢看着那些女孩们穿着他的衣服在舞台上翩翩起舞,只有那种成就感才能把亚瑟从脑海里带走。虽然他早就跟高汶结婚两年了,但那个只跟他交好了三天的金发男人还是在他心里某处,无法消失。
那年他还只是个小裁缝,虽然技艺精湛,却默默无闻。金发男人却是常客,隔不多久就会带不同的女孩来订做衣服,虽然他自己从来没让梅林给他定制一件西装或是别的。那些女孩儿里,有的...

12 8

彩虹之夏 CHAP EIGHT (Arthur/Lancelot Arthur/Gwaine)

Eight 彩虹· Rainbow · にじ

CP:高亚兰

分级:老少皆宜

HINT:冷CP。纯爱。清水。HE。

配乐:  

*又一个夏日雨后,海面上,又出现了一道彩虹。*


海水的咸湿味弥漫在宁静的伊尔多早晨,鸟叫声唤醒了这个沉睡着的小村庄。浅蓝色的天空,深蓝色的大海,一层层海浪翻腾出白色的泡沫,轻抚着沙滩。转眼间海平线上出现了一道红霞,默不作声地扩大着它的领地。一枚红色的太阳从海平面上探头探脑,慢慢攀升,冲出红霞,跳出海面,散发出夺目的金光。棉花团似的云朵被海风吹着挡住了耀眼的太阳,金色的光芒找到云层的间隙直射下来...

3

彩虹之夏 CHAP SEVEN (Arthur/Gwaine Arthur/Lancelot)

Seven 紫 · Purple · むらさき

CP:高亚兰

分级:老少皆宜

HINT:冷CP。纯爱。清水。HE(大概吧)。


配乐:  

**父亲说他从来没见过紫色的晚霞,那是因为他没有来过伊尔多。**

当亚瑟在朦胧的意识中睁开双眼,他花了好一会儿功夫才确认了自己身下软绵绵的是医院的床垫,而身边坐着的是昏昏睡去的姐姐。除此之外,这个病房里就只有一展昏暗的吊灯和一个正在向自己身体里输入葡萄糖的药袋了。

从这个简陋的设施来看,亚瑟再次判断自己肯定不是在卡梅洛的大医院里,而自己这个样子(他确认了一下身上并没有捆...

3

春光。我这个月能写完彩虹吗?

2 1

我觉得每画完一个阶段就照一张,才能发现问题在哪儿。

1

我的小熊掌闪闪发光

1 4

寻找香肠的童子军 (又译作:作死熊孩子历险记)

寻找香肠的童子军 (Scouting For Sausages)
(Scout又做童子军解,此处一语双关)

作者:约恩·C·麦肯

(废话,如果是授权翻译的话,我会笑出舍利子的。)

约恩的声明:依照惯例,在这个年代的社会意识、政治观念正确与否、禁止网络盗版法案,还有威胁着说这是用创意的方法解放我们的愚蠢的账单提案的时候,你再小心都不为过。我从不会无意冒犯一些人。我只会有目的的去批判某些人群。这是个虚构的故事。这不是发生在我——约恩·麦肯身上的事情,这只是一个用第一人称写的故事。虽然如果你带入弗洛伊德心理学和强烈的自我意识来看着玩儿的话,这也许就是我...

2 3

这张照片我真是到处发哈哈哈哈。
不想玩微博了就如当时不想玩贴吧了一样,sb太多,想把那群脑残全都取关。一个大sb喧嚣着说女权女权连小品都在侮辱女人。女汉子不是咱们自己喊出来的吗?歧视乡下人不是咱们天天都在做的吗?卖女儿那个就是故意造成的误会而且根本就是抄袭日本的小品的丫知道吗?还是这种感觉,真正去思考的人有几个?看着大家都这么说不好意思不说的人又有多少?
突然能理解布总取关高爷的心情了,高爷说是因为他太话痨了什么sb话都说,其实布总是觉得他说的太多太无用根本就是一个sb吧……当然,并不是说我高爷是个没有脑子的人,我单纯说他话痨,刷屏。
但是全都取关了吧,感觉又会丢掉好多好玩的东西。
呵,还是继续看好玩...

残页(Arthur/Merlin)

午夜,鸦鸣,蝉嘶,风啸。

我蜷缩在单薄的木板床上瑟瑟发抖。木窗外挂着一轮近乎于白色的月亮,她的光线冷静的让我恐慌。我感觉到我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渴望甜蜜的血浆和有力的心脏,我讨厌我的眼睛充斥着恶魔般的红色,讨厌细密的血丝爬满我白皙的皮肤。母亲在去世前就是这样一幅让人作呕的模样,颤抖着双手把一只快要发霉的木盒,只蠕动了一下干枯的嘴唇,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邪恶的红光就在她眼中黯淡、消失。

然后她就死了,留下了一个快要发霉了的盒子给我。她就是在靠墙的那张床上失去她的灵魂的——如果她有灵魂的话。现在那张床上已经被我堆满了脏兮兮的衣服,还有些我喜欢的已经洗干净叠整齐了,不过我估计并没有什么合适的时机让...

5 10

想把自己埋起来。谁都别理我。

霍比特人,我真的老了

说实话,当看到微博上那么多孩子都没看过魔戒,我真的震惊了一下。后来才反应过来,是自己太老了,他们现在的年纪正是我看魔戒的年纪,魔戒上映的时候,他们大概还没出生吧。
感觉自己老了真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感觉。

2 2

上个月画的了,看到lofter这个tag觉得应该嚯嚯一下。给《延龄草千屈菜和白花蔓陀萝汁》画的插图。本来准备继续画一个梅子,但还是放弃了。

5 2

开开开开不完的脑洞

战地摄影师和战地医生。Damien 和 TC。反基督和现实主义。

如此经典的搭配怎么能不来一搭。至于小战士梅子,我觉得他只是个回忆杀。

 
1 / 4

© 未题·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